image
Giro’s Grave 大使愛狗的墓仔埔
阿毛,你走了,爹地做什麼都不對勁


大家都說狗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寵物的身後事自然也馬虎不得,不僅當代如此,上個世紀的毛爸媽亦然。在聖詹姆斯公園附近一棵不起眼的樹下便有這麼塊小小的墓碑,紀錄下毛爸外交官在痛失愛(毛)子後、做什麼都不順的困頓晚年,同時,這也是全英國唯一和納粹有關的紀念物。


一戰結束後身為戰敗國的德意志帝國變成威瑪共和,1932年時政府把原本在巴黎待著的王牌大使Leopold von Hoesch調到倫敦工作,令人意外的是,Hoesch顏值這麼高,心靈伴侶居然不是年輕妹仔,而是一隻名為Giro的狗狗。他們一人一狗就住在公園旁的卡爾頓府排屋(Carlton House Terrace)九號公寓,這豪邸於1827年到1832年之間由建築大腕John Nash一手打造,能俯瞰公園美景,是倫敦最時髦的寓所,達官險要雲集、約莫穿拖鞋出門買宵夜也能碰到個外交官的那種程度。我們Hoesch大使吃好住好還有萌寵陪伴,工作起來自然特別來勁,在他的努力之下,1930年代德英兩國一直維持良好的互動。


⬆︎公園旁的卡爾頓府排屋(Carlton House Terrace)九號公寓(圖:https://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london-s-hidden-memorial-to-a-nazi-dog)
 


⬆︎高富帥大使Leopold von Hoesch(左)(圖:維基百科)


殊不知,來倫敦其實是Hoesch歹命的開始。


1933年德國授權法案通過,希特勒和納粹黨終結了威瑪共和。雖然Hoesch還是代表德國,但是他本人對納粹那幫人其實不甚認同,和老闆理念不合,如果是小職員我們頂多是Monday blue,可是身為堂堂外交大使,我想他大概天天都blue。1934年某天,大使的憂鬱指數更是盪到了逼近Indigo的顏色(會這麼形容是因為瘀青很嚴重就是藍得發紫,不碰則已,一碰就痛):Giro在自家花園玩耍的時候(可能)咬到電纜不幸身亡

 

⬆︎大概是這個程度的憂鬱感

事發後,毛爸Hoesch強忍悲傷為Giro舉辦了葬禮,並把生命中最重要的小夥伴埋在花園一角,同時立了塊小墓碑以茲紀念,碑上的話只有簡單幾句話卻勝過千言萬語:
 

"Giro,

ein treuer Begleiter!

London, im Februar 1934, Hoesch,"


(英文:“Giro, A faithful companion! London in February 1934. Hoesch.)
 

少了這個小天使的陪伴,大使的生活品質似乎也開始走下坡。在諸多政治理念的矛盾與壓力轟炸下,1936年Hoesch因中風上天堂陪伴愛狗Giro去了。

 

前面有提到Hoesch在維護英德關係上不遺餘力,因此他本人在英國境內是評價非常好的。根據泰晤士報上的訃聞,Hoesch是位充滿魅力的男士,不僅派對辦得好、操一口流利好英文外最重要的是穿衣服非常得體。英國政府會了表達重視,為他安排了首長規格的葬禮:由皇家御林軍(就是紅衣黑褲、頭戴高高黑色毛毛帽的那種)帶隊的送葬隊伍、在聖詹姆斯公園擊發19道禮炮、途經白金漢宮再到多佛港,最後由皇家海軍的哨兵號驅逐艦(British destroyer HMS Scout)一路護送遺體回到德國。
 


⬆︎VIP級送葬隊伍
 

其實Hoesch始終沒說自己屬於納粹的一份子,諷刺的是,他出殯時棺槨上蓋的是納粹符號旗、經過辦公室同事行的是希特勒式敬禮、回到德國故鄉也沒半個納粹黨員參加他的葬禮。只能說當時他在家鄉人氣還沒在異地好,近一個世紀後,更慘,受歡迎程度居然不及他家狗狗Giro......


 

☞方向指南

檢視較大的地圖

 

還有看更多,這裡看
Google地圖懶人包,請點我

 

⬇︎The most XXX in London⬇︎
倫敦最小登錄建築_K2紅色電話亭,保證原廠正貨
英國最小警察站_好警察,不吃肥
倫敦最早飲水噴泉_喝好水,保健康
倫敦最小房子10 Hyde Park Place_盜墓者不要來亂
全英最早自助投幣洗衣機 The Central Wash Cleaner

⬇︎不是文青也可以去的小眾博物館⬇︎
Geffrye Museum傑夫瑞博物館_歡迎回家,客廳時光機(順便吃吃倫敦人打卡名物小荳蔻麵包)
約翰索恩博士博物館_囤積系收藏家的家(順便看看以前倫敦好野人藏寶貝的小金庫)
Wellcome Collection 製藥巨擘愛亂買_貞X帶、木乃伊通通收(順便吃吃揪甘心平價下午茶)
Ragged School Museum貧民學校博物館_100年前小朋友是這麼上學的

⬇︎你不知道的倫敦橋八卦⬇︎
路邊泰國餐廳上的St. Olva雕像_讓鐵橋垮下來的殺氣ㄟ挪威少年王
The Ferryman’s Seat苦逼擺渡人的待命時光_老闆有交代:屁股太大不予錄取
藏在倫敦塔橋下的露天停屍間Dead Man’s Hole_觀光客外看不見的人山人海

⬇︎爾等平民不該知道的上流秘密⬇︎
Pickering Place金牌特務新總部...隔壁的小巷子_PK單挑、找小姐、賭身家的好地方
威靈頓公爵的下馬石_在逃離家裡黃臉婆的和哥兒們聚聚的路上,腿短也能帥氣下馬
有女王罩我慢慢雕,特拉法加廣場獅子像_霸氣獅子頭混搭汪星人舌頭的反差萌
倫敦最老酒吧the Ye Olde Mitre裡的櫻桃樹_女王和小鮮肉的放閃小天地
York House Watergate_泰晤士河水岸第一排豪宅,絕美(後來絕臭)登場
Kenwood House裡的假橋_免費入園,看看17世紀最強坪數灌水數
Giro’s Grave 大使愛狗的墓仔埔_全英唯一,愛の納粹遺跡

⬇︎大馬路上沒穿衣服的裸男裸女們⬇︎
Bread Basket Boy(the Panyer Boy)CP值好低!根本帶賽的吉祥物
Pye Corner的金身小胖弟_失望的是紀念世紀大火沒用消防猛男
St Pancras New Church瘦不下來少女悲歌_藝術家腦洞大開女神柱變大媽柱

⬇︎教堂其實是人生跑馬燈的收納專家⬇︎
St. Bride’s Church的蛋糕狀塔樓_想婚族的荷包殺手
Tyburn Convent超隱密修道院界7-11_24小時禱告不間斷
​​​St Stephen Walbrook 教堂_CP值超越聖保羅大教堂,姐妹款穹頂免費看
Christ Church Greyfriars Garden_比剪X雞更兇殘(抖)恐同王后的反擊
St Dunstan-in-the-East Church Garden_金融界溫拿私藏最美秘境花園

⬇︎風韻猶存高顏值老屋精選⬇︎
The Charterhouse in London_都鐸風水世家,600年老宅免費看

⬇︎喜歡我的文章懇請按讚追蹤以利鞭策KOK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okofoundit 的頭像
kokofoundit

看KOKO找到什麼

kokofound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