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York House Watergate
從河畔風和日麗到曬肉風情萬種


在前往柯芬園的路上我經過Villiers Street,一眼望去就是一整排的餐廳、酒吧,間間爆滿、人生鼎沸到讓人不禁羨慕這些人好好喔都不必上班的程度,未避免一個人穿過這種地方自傷人緣差沒朋友,所以我拐進一旁的Embankment Gardens,一個適合曬太陽、散步、吃午餐的小公園。

 

不過真正吸引我眼球的並不是裸上身在草地上曬肉的小哥(好啦我承認我有瞄一下,就...剛好掃過,兩三次這樣,而是一個在裡頭一個顯得特別突兀的石雕拱門,往前一看發現原來是個水門,叫York House Watergate痾...可是這裡離河邊還有150碼捏(大約138公尺),難道說這裡以前是什麼護城河之類的???總之,有不尋常的地方就是有故事的地方,也給我瞎扯淡的機會XDD

 


⬆︎有圖看比較有FU,150碼大概這個距離
 

事實上,在十九世紀以前,這個水門腳跨出去就是泰晤士河的河岸,專門讓鄉親們登船用的,而且還是曾經的水岸第一排觀景豪宅—約克府(York House)的一部分。

 

正如兒歌所唱: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人們對於臨水而居這件事始終樂此不疲,養育倫敦這大城市的泰晤士河自然也不例外,早在1237年,諾維奇教區主教(Bishops of Norwich)就在這條河邊先卡了位,後來輾轉演變成一整排的闊氣豪邸。

 

當然豪宅不能光靠地點好,還需要名人的加持才行。以前課本上讀過一位哲學家叫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他小時候就住這兒(也一位畫畫很扭曲感覺這傢伙很有事難怪是藝術家的人也叫法蘭西斯·培根,但今天不是要講他),如果你說我吃過培根但是不認識培根也沒關係,各位小學抄佳句一定抄過:「知識就是力量」,這句經典名言話就是他說的~根據一些他的傳記描述,小培根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的:房舍氣派、綠樹環繞、清靜幽雅,可謂地靈人傑的最佳典範。

 

不過培根有生之年大概沒機會使用到這水門,因為這是在第一任白金漢公爵(George Villiers, the first Duke of Buckingham)收購約克宅後才增建的,完工那年也剛好是他去世的那年。


⬆︎1708年左右從泰晤士河南岸看York House(圖:https://www.gardenvisit.com/gardens/york_house_watergate_steps)


⬆︎第一任白金漢公爵(George Villiers, the first Duke of Buckingham),由於長相俊美,是國王詹姆士一世的靈魂伴侶(好基友)

 

水門的設計者找來當時藝術市場的大紅人Inigo Jones,整體風格走的詹姆士一世的兒子、後來也變國王的查理一世最愛的一種所謂“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大師們的味兒”,或者應該說當時藝壇有盛行一種風格稱為矯飾主義(Mannerism):主要精神就是仿效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和拉斐爾這三位“大師”,希望在過度講求均衡的古典主義內注入戲劇張力,畫面特色就是人物比例夭壽修長,但我個人覺得更直接的比喻就是類似網美P圖P過頭的感覺。

 


⬆︎很久以前我做過一張對照圖,左邊是網拍麻豆,右邊是矯飾主義的代表作品之一帕爾米賈尼諾(Parmigianino)的長頸聖母(Madonna with the Long Neck,1534 ~ 1540 年),各位大概可以懂所謂P過頭的感覺。

 

 

如您有去過巴黎的盧森堡公園,會發現這座水門的外觀和公園內的美第奇噴泉長的很像,因為他們都是跟風下的產物,只不過York House Watergate山牆上的盾牌是取自白金漢公爵的家徽。


⬆︎巴黎的盧森堡公園內的美第奇噴泉(圖:維基百科)


⬆︎York House Watergate正面
 

後來約克宅傳給了公爵的兒子,也叫George Villiers,他完美發揮了富二代的必備技能——賣祖產,於1672年的時候用三萬英鎊將約克宅賣給開發商,只是有個但書,就是附近的街道都必須冠上他的大名和頭銜,所以就有了一系列路名:George Street、Villiers Street、Duke Street、Of Alley和Buckingham Street,五條路合起來就是“George Villiers Duke of Buckingham”,咱們留不了房至少留個名,這樣老爸地下有知比較不會生氣打他屁股。




⬆︎1746年老地圖,可以清楚看到那五條路(圖:https://knowyourlondon.wordpress.com/2016/04/01/of-alley/)


⬆︎目前的樣子,有幾條還維持原來的名字,不過George Street改為York Buildings、Duke Street改為John Adam Street、Of Alley改叫York Place
 

然而昔日大家搶破頭的好野人房,到了十九世紀工業革命的時候反而變成所有人的夢魘。

 

由於全市的工廠污水、醫院棄屍、民眾的排泄物通通都是往河水裡倒,使曾經的我家門前有小河,硬生生變成了醬油色、臭氣沖天的大便河,臭到連國會議員會都開不下去、女王出巡就算用大量鮮花掩蓋也是徒勞(歷史上有個直白的名字描述這段期間,就叫「大惡臭」(The Great Stink))嚴重的衛生問題後來誘發了兩次霍亂爆發,所謂出人命的時候就是政府拿出魄力的時候,當局總算下令撥款建設全新的大型污水處理系統和泰晤士河堤(Thames Embankment),調整河道的結果使得York House Watergate周遭的房子從此無緣再享受河岸微風......不過可以看到綠地上曬肉的型男正妹好像更不錯,畢竟現在的泰晤士河還是臭臭沒乾淨到哪去


⬆︎1828年W. Heath所做的蝕刻版畫,描繪一位女士發現她用來泡茶的河水裡面超多拍咪啊嚇到沒有吃手手但是掉杯杯


⬆︎十九世紀泰納(Turner, Joseph Mallord William 1775一1851)筆下的York House Watergate

 

☞方向指南

檢視較大的地圖


還有看更多,這裡看
Google地圖懶人包,請點我

⬇︎The most XXX in London⬇︎
倫敦最小登錄建築_K2紅色電話亭,保證原廠正貨
英國最小警察站_好警察,不吃肥
倫敦最早飲水噴泉_喝好水,保健康
倫敦最小房子10 Hyde Park Place_盜墓者不要來亂
全英最早自助投幣洗衣機 The Central Wash Cleaner

⬇︎不是文青也可以去的小眾博物館⬇︎
Geffrye Museum傑夫瑞博物館_歡迎回家,客廳時光機(順便吃吃倫敦人打卡名物小荳蔻麵包)
約翰索恩博士博物館_囤積系收藏家的家(順便看看以前倫敦好野人藏寶貝的小金庫)
Wellcome Collection 製藥巨擘愛亂買_貞X帶、木乃伊通通收(順便吃吃揪甘心平價下午茶)
Ragged School Museum貧民學校博物館
_100年前小朋友是這麼上學的

⬇︎你不知道的倫敦橋八卦⬇︎
路邊泰國餐廳上的St. Olva雕像_讓鐵橋垮下來的殺氣ㄟ挪威少年王
The Ferryman’s Seat苦逼擺渡人的待命時光_老闆有交代:屁股太大不予錄取
藏在倫敦塔橋下的露天停屍間Dead Man’s Hole_觀光客外看不見得人山人海

⬇︎爾等平民不該知道的上流秘密⬇︎
Pickering Place金牌特務新總部...隔壁的小巷子_PK單挑、找小姐、賭身家的好地方
威靈頓公爵的下馬石_在逃離家裡黃臉婆的和哥兒們聚聚的路上,腿短也能帥氣下馬
有女王罩我慢慢雕,特拉法加廣場獅子像_霸氣獅子頭混搭汪星人舌頭的反差萌

倫敦最老酒吧the Ye Olde Mitre裡的櫻桃樹_女王和小鮮肉的放閃小天地


⬇︎喜歡我的文章懇請按讚追蹤以利鞭策KOK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okofoundit 的頭像
kokofoundit

看KOKO找到什麼

kokofound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