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問卦]看完這篇,發現自己知道的太多了怎麼辦

是說八卦之魂人人皆有之,倫敦這個以前貴族滿街跑的城市,那些爾等平民不該知道的秘密也多到爆。
如您有機會造訪,除了旅遊指南上的必遊景點,不妨到下面這三個點走走,認識一下課本上的道貌岸然的歷史名人不為人知的一面:
像是擊敗拿破崙的感覺很威風的威靈頓公爵基於腿不夠長所以囑咐屬下幫他砌個墊腳石好上下馬、
有維多利亞女王罩拿人民血汗錢四隻銅獅子刻個25年胡搞瞎搞也沒在怕的藝術家蘭希爾爵士
還有嘴吧上說終身不嫁,看到帥底迪依舊少女心爆棚就包養人家的伊莉莎白一世
在這裡我要真心誠意地說聲抱歉,不好意思,讓各位從此無法直視這些人了


附上貼心快捷選單:
威靈頓公爵的上馬石_短腿紳士的飄撇下馬神器
特拉法加廣場上獅子像的反差萌_霸氣獅子頭混搭汪星人舌頭
the Ye Olde Mitre倫敦最隱密老酒吧裡的櫻桃樹_女王和小鮮肉專屬的甜蜜二人世界
 


The Duke of Wellington’s mounting steps 威靈頓公爵的墊腳石
在逃離家裡黃臉婆的和哥兒們聚聚的路上,腿短短也能帥氣下馬


image

倫敦作為紳士的產地,紳士俱樂部(Gentlemen’s club)自然也是一大特產。這類型俱樂部18世紀起發源自倫敦西區,如好野人權貴高密集聚集的聖詹姆士區(St.James’s)一代甚至有“俱樂部街(Clubland)”的稱號,通常是一群相熟的好哥兒們組成,在裝潢講究的會所一起消遣、分享興趣,以飲食、社交、博弈等為主要目的。

像是第一張照片後方這個位在帕摩爾(Pall Mall)大道上至今仍蓬勃營運的the Athenaeum Club就是個好例子,此等私人俱樂部的闊氣內裝不是我等平民可以輕易領略,不過到官網上看看名流的範兒還是行的,此外也可以和內行人一樣來個“假裝”從容赴約情境照,而且無須自備道具,只需善用腳邊俱樂部門外那一對長的像停車格後面那種擋輪胎的石頭就行。此時,定睛一看會發現,呦呦,這可是塊有來歷的石頭,而且還是有名字的,叫:horseblock,是威靈頓公爵特別交代要設立的,方便他到Athenaeum俱樂部Happy時上下馬時顯得更加玉樹凌風、輕快飄撇,但至於其他人是否也被允許使用這塊石頭就不得而知了。

⬆︎the Athenaeum Club官網可以一窺裏頭樣貌

寫到這裡,我不免心好奇一下這位威靈頓公爵是哪位,當然最最想知道的還是:他跟他老婆感情不好嗎?還有他很矮嗎?於是我再次展開挖資料找真相之旅。

⬆︎英國一代名將威靈頓公爵,挺帥的啊(圖:維基百科)

是說威靈頓公爵本名Arthur Wellesley,這個愛爾蘭人其實不姓威靈頓,這只是他的頭銜,但由於歷代就屬他最有名,所以一般講威靈頓公爵就是他。亞瑟叔在父親去世後繼承其爵位讓他得以進入貴族子弟雲集的名校伊頓公學,然而他偏偏不愛讀書是個讓當娘的傷透腦筋的孩子,中斷學業當兵後參戰無數,其中最為後人津津樂道的便是在1815年滑鐵盧戰役中,他聯同普魯士擊敗拿破崙。

他在年輕還有點八嘎囧的時候曾經向一位叫凱蒂(Kitty Pakenham)的女孩求婚,然對方家裡嫌棄他的出身而斷然拒絕。都說男人在黯然神傷下的奮發圖強是最有效的,後來取得功成名就後,亞瑟掂量自己的身世名望早已超過當初戀愛的妹子凱蒂,於是再次前往提親,然而歲月造就了功名卻也摧殘了初戀,凱蒂早已不再是印象中那位年輕貌美的軟妹子,見到凱蒂時後,亞瑟甚至非常不厚道地跟哥哥抱怨“ 喔天啊,她變醜了(She has grown ugly, by Jove!) ”,但失望歸失望還是秉著紳士的態度娶了人家,婚後兩人關係維持夕間如賓一直到凱蒂過世。我想這多少也是他頻頻造訪紳士俱樂部的原因之一吧。

⬆︎凱蒂(Kitty Pakenham),後來的威靈頓公爵夫人(圖:Dailymail)

文末要來講一下男性尊嚴,關於身高這件事。古人的身高其實眾說紛紜,譬如大家都說拿破崙是個矮子,根據記載他是5foot2inches,如果是英制大約158公分,乍聽之下確實和挺拔沾不上邊,但人家這個是法國的度量,法國的一寸比英寸長,如果真要換成英制差不多5 foot 7 inches,約170公分,應該就算中等身高吧,憑良心講真算翻譯上的錯誤讓他受了委屈。

⬆︎有圖看更具體~(圖:http://www.mrodenberg.com/2013/10/24/how-tall-short-was-napoleon-bonaparte/)
至於我們今天的主人公威靈頓公爵呢,身高大約是5 foot 9 inches,比拿破崙高一點,大慨175公分左右,我本身高152公分,是一輩子完全沒資格說人家矮的命,所以175公分上馬需不需要墊腳石,就留待其他高人自行評斷

 

☞方向指南



檢視較大的地圖

 


Trafalgar Square Lions (Landseer's Lions) 
有女王罩就有本錢歹戲拖棚的銅獅像


image
遊倫敦裝文青必備景點國家藝廊前有個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除了街頭藝人和餵餵鴿子外,這裡最受遊客歡迎的的莫過於納爾遜紀念柱(Nelson's Column下的四頭銅獅雕像——因為無論大小朋友都無法抵擋內心那股爬到外獸之王的頭上來張合照的渴望,但如果你知道牠們背後那段堪比人球(獅球?) 的坎坷身世,興許會有那麼點惻隱之心對牠們好一點兒。


⬆︎特拉法加廣場上有根納爾遜紀念柱,下面有四隻銅獅子(圖:https://www.london.gov.uk/)


是說當年在設計這根納爾遜紀念柱的時候(霍雷肖·納爾遜是1805年死於特拉法加海戰的海軍上將),就有計劃要放四頭獅子在下面,本來是要給一位叫Thomas Milnes的雕刻家製作,他也確實有盡責的生出四隻石獅子,但卻被嫌不夠大器配不上那紀念柱而不被採用,後來被約克郡的資本家Sir Titus Salt買下,至今依舊擺在他的事業根據地Saltaire,後來大家都叫牠們The Saltaire Lions。

⬆︎The Saltaire Lions長這樣,確實不怎麼威武,還吃手手呢(圖:http://www.victorianweb.org/sculpture/misc/landseer1.html)


這下尷尬啦,已經做好的獅子沒法用又沒錢做新的,所以這根柱子腳下到1843年完工時還是光溜溜的,如此狀態一直持續了十五年,後才被提出來重新發包。一開始下議院本來是打算邀請六位雕塑家來進行比稿,但顯然黑箱作業也不是現在才有,該工程工作委員會早就心有人選——一位名叫愛德溫·蘭希爾爵士(Sir Edwin Landseer (1802-1873))的阿伯。

⬆︎愛德溫·蘭希爾爵士(Sir Edwin Landseer (1802-1873))(圖:維基百科)

 

這位愛德溫爵士本業其實是個畫家,尤其特別擅長畫狗、鹿等動物,因此特別受到愛狗人士維多利亞女王的親睞,不僅聘他為自己和親親老公亞伯特親王畫全家福,甚至還成為們的私人版畫家教,然而看起來是動物描繪專家的愛德溫其實從來沒雕過任何東西,只是作為女王眼中的大畫家說什麼也不能把這案子往門外推,於是他還是硬著頭皮接了下來,唯一的但書是前九個月可以不必開工。所謂隔行如隔山、明眼人都知道這樣搞早晚會出事,果不其然,此消息一出,加上後續各種不專業、工程延宕和莫名追加經費等等,導致各界批評質疑聲浪如排山倒海湧了上來,我看爵士他老人家芒刺在背的程度和坐骨神經痛相比肯定有過之而無不及。

 

也許是年紀大了也許是壓力所致,愛德溫身體其實不太好自然也就拖累了工作速度,他光畫個草稿就花了整整四年,這要是讓百姓們知道肯定要抓狂的:你以為你米開朗基羅搞世紀大作呢,大爺你拿的可是我們的血汗錢啊(`Д´)ノヽ(`Д´)ノヽ(`Д´)

 

但是看過他的努力過程會發現他其實也沒那麼廢(應該啦)......

⬆︎愛德溫工作ing(圖: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首先為了完成這顯然超出他能力範圍的差事,他向遠在義大利的杜林藝術學院(Albertina Academy of Fine Arts)要了真獅模型的複製品來參考(雖然1860年他才等到)、也花了大把時間窩在倫敦動物園裡研究,但這樣還是不夠,他甚至還要求園方送他一隻死掉的獅子做參考,只是這死獅子哪是你想要就有的,園方掐指一算回覆說要等其中一隻壽終正寢少說也要再等個兩年。之後時光就這麼蹉跎著蹉跎著,有道是天公疼憨人,屍體還真的這麼給他等到了,殊不知事情也不是憨人想得這麼簡單,他手腳太慢還來不及完成作品屍體就開始腐爛,焦頭爛額之際他只好開始發揮人肉Photoshop的功力開始東拼西湊。

 

這獅子呢,爪子還好辦,可以參考義大利來的獅子像,真正棘手的部分其實是嘴巴,畢竟死獅子是不可能再張嘴給你看的,於是他只好把目標轉向他畫了一輩子的動物—狗狗的舌頭作為參考依據。我們來仔細端詳一下這獅子嘴,本該威武的血盆大口是不是還真的有那麼點憨呆可愛的氣質?我想這應該可以算是一種反差萌的概念???

⬆︎真的獅子是“吼~”的感覺 /  狗狗是“汪?”的感覺/愛德溫的獅子是 ????(圖:網路)

 

總之就這樣折騰來折騰去,這四頭獅子終於在1867年1月正式安在紀念柱的下面,總共耗時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愛德溫爵士從不惑之年的阿伯做到半隻腳已跨進棺材的老翁(完工後六年他就真的整個人都躺進去了),確實可歌可泣。最後,請大家告訴大家,為維護各位的安全,任何雕像都是禁止攀爬的喔~

 

☞方向指南



檢視較大的地圖
 


The cherry tree  at the Ye Olde Mitre Tavern 老酒吧裡的櫻桃樹
女王說:姊不結婚,姊包養小鮮肉


image

英國人愛喝酒眾所皆知,來到倫敦當然不可免俗要來酒吧點他一個pint,不過這市裡的酒吧密集程度堪比台灣的雞排店,所謂青菜蘿蔔各有人愛、隨便挑應該都不會太差,但如果想體驗一點歷史風情、或者純粹想打一個厲害的卡,那我推薦各位來這個號稱最難找、最早可追朔自500年前的超級老店Ye Olde Mitre Tavern。我承認骨子裡就是個有點愛裝逼的人,所以就算是個酒鬼也要假裝自己是個有內涵、有深度的酒鬼,今天要分享的,便是這店裡一棵櫻桃樹的故事:傳說伊莉莎白一世曾在此翩翩起舞....和她的親親小情夫之一的克里斯多福﹒哈頓(Sir Christopher Hatton)

一切的源頭要從咱們坐二望三輕熟女王少女心兒砰砰跳的那一刻說起....

也許是目睹自己的爹亨利八世取了六任老婆、自己的娘親安寶琳被殺頭後內心有了陰影,伊莉莎白一世女王終身未嫁,但這並不代表她不談戀愛。當時跳舞是宮廷圈的重要社交活動,特別是有一種男女兩兩一組叫嘉拉德(galliard,點我看影片)的舞蹈特別有難度,據說女王每天早上起床都要練習個六輪,為的就是練好它。她和克里斯多福﹒哈頓的相遇是在一場舞會上,20歲初頭的哈頓剛到倫敦學法律,這小伙子高大英俊、比例勻稱、重點是舞藝驚人,肯定個標準的好舞伴,因此一下子就抓了女王的目光,也一下子為自己拿到溫拿人生、少奮鬥二十年的入場券,儘管相差七歲但大家都知道年齡從來不會是問題,總之哈頓很快變成女王的心頭好,不僅撈到好職缺,一路從上尉、封爵再幹到大法官,還在寸土寸金的倫敦市中心得到的一塊地,即現在Ye Olde Mitre酒吧所在的位置。

⬆︎我找不到克里斯多福﹒哈頓(Sir Christopher Hatton)少年時候的樣子,但這是他大概35歲的時候,大家都說他帥,我們就姑且相信吧。(圖:維基百科

⬆︎不過我有找到伊莉莎白一世剛認識哈頓的時候,大概27歲,清秀的姊姊一枚。(圖:維基百科)
 

Ye Olde Mitre Tavern確切位置是在一條連接Hatton Garden(是的,這個Hatton的由來就是上面那個Hatton)與Ely Place之間的窄巷內,所以這一代原本是伊利主教(Bishop of Ely)的家,1546年酒吧的出現算是主教宮殿裡侍從的工作福利,主教原本住得好好的,有大房子、大噴泉和花園生活滋潤得不得了(莎士比亞在作品理查三世裡有提到伊利主教和他花園裡的草莓,可見在當時很有名)

偏偏1578年左右在女王一聲令下不得不分一塊給哈頓爵士,好消息是有至少有租金可以收,壞消息是租金是每年十英鎊、十車乾草和一朵玫瑰......主教聽到這事兒肯定要昏倒了:錢和草也就算了,給我玫瑰幹什麼呢,女王您這樣跟單身的人示威很不道德您知道嗎嗎嗎(`Д´)ノヽ(`Д´)ノヽ(`Д´)

從此,女王和她口中的mouton小寶貝(伊莉莎白對哈頓的愛稱,法語裡綿羊的意思,音近“母通”)有了甜蜜的小天地。這裡種了棵櫻桃樹將哈頓和主教的兩塊地劃清界線,據說女王曾繞著這棵樹跳舞、有人說她在這跳五朔節舞(Maypole Dance,在這個傳統節日,大家會圍著一跟綁著很多彩帶的柱子繞圈圈)、也有人說她是把這棵樹當做五朔節綁彩帶的柱子然後跳舞,但不論如何大概都是和哈頓待在一塊放閃曬恩愛。今日造訪酒吧,我們仍可以在門口上的一塊木板上看到這棵傳奇櫻桃樹的一部分。

⬆︎就是門口這塊板子

 

Ye Olde Mitre除了酒也有提供傳統的酒吧食物,像是香腸捲捲啊、蘇格蘭蛋、三明治什麼的。我去的時候是傍晚,想說等等回家要做菜,所以沒點食物,但酒還是要喝一下嘛,只是隻身在外身體要顧、掏掏口袋零錢就點了小杯的half pint,跟剛下班西裝筆挺的哥哥們擠在小巷子喝酒,嗯~表面淡定滑手機、其實心裡偷偷在暗爽。所以你問我東西好不好吃我不知道,不過這位哥哥說香腸卷好吃,各位有興趣可以看看:http://www.robertslondon.com/ye-olde-mitre/
 

 

☞方向指南

檢視較大的地圖

⬆︎我強烈建議各位從Hatton Garden那側進入巷子,門牌號碼8和9中間那個洞進去就是,請認明淺藍色主教帽招牌。

⬆︎因為如果從Ely Place那邊進去入口長這樣,最好是會發現啦哈哈哈(圖:http://www.robertslondon.com/ye-olde-mitre/



還有看更多,這裡看
Google地圖懶人包,請點我

⬇︎The most XXX in London⬇︎
倫敦最小登錄建築_K2紅色電話亭,保證原廠正貨
英國最小警察站_好警察,不吃肥
倫敦最早飲水噴泉_喝好水,保健康
倫敦最小房子10 Hyde Park Place_盜墓者不要來亂
全英最早自助投幣洗衣機 The Central Wash Cleaner

⬇︎不是文青也可以去的小眾博物館⬇︎
Geffrye Museum傑夫瑞博物館_歡迎回家,客廳時光機(順便吃吃倫敦人打卡名物小荳蔻麵包)
約翰索恩博士博物館_囤積系收藏家的家(順便看看以前倫敦好野人藏寶貝的小金庫)
Wellcome Collection 製藥巨擘愛亂買_貞X帶、木乃伊通通收(順便吃吃揪甘心平價下午茶)
Ragged School Museum貧民學校博物館
_100年前小朋友是這麼上學的

⬇︎你不知道的倫敦橋八卦⬇︎
路邊泰國餐廳上的St. Olva雕像_讓鐵橋垮下來的殺氣ㄟ挪威少年王
The Ferryman’s Seat苦逼擺渡人的待命時光_老闆有交代:屁股太大不予錄取
藏在倫敦塔橋下的露天停屍間Dead Man’s Hole_觀光客外看不見得人山人海


⬇︎喜歡我的文章懇請按讚追蹤以利鞭策KOK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okofoundit 的頭像
kokofoundit

看KOKO找到什麼

kokofound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真令人嚮往,未來幾天依舊冷,請多注意保暖喔,歡迎有空回訪交流一下喔!